首页 > 头条资讯 > 正文

整治校园欺凌新规本周末正式施行 如何落地有待细化

2018年11月29日 08:16 0人参与 0条评论 >

  虎门大宁小学举行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校园防欺凌的主题班会。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 摄

  一声“娘炮”的杀伤力有多大?它不会在地球上引爆一枚原子弹,却会在一个青春期孩子的内心掀起海啸般的波澜。

  最初被称为“娘炮”是因为他的嗓音。按理来说,正上初二的李成(化名)应该已经和周围的男同学一样,拥有一副带有磁性的嗓音。可偏偏这预想之中的变声期迟迟未到。

  不知是谁起的头叫了一声“娘炮”,这个绰号从此成为李成想甩也甩不掉的标签。渐渐地,他似乎丧失了自己原有的名字。李成开始回避与同学的交往,球场上也再难看到他的身影。老师问起来,同学们只说“他不爱打球的,娘娘的”。

  一传十,十传百。直到一天这句“娘炮”从班上女生的口中说出时,李成没有再忍住。那天,这个身高近1米80的大男孩趴在教室的桌子上哭了。

  语言欺凌是校园欺凌的主要形式

  这件事发生在几年前东莞的一所私立中学,李成的班主任冯老师(化名)回忆起来依然印象深刻。那天在冯老师的办公室里,李成眼中的泪还未干,委屈又不服气地说“凭什么这么说我”,他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在冯老师看来,李成当时在心理上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如今,像李成这样的遭遇不再是“有理说不清”了。

  日前,广东出台了《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对校园欺凌的预防、种类、治理等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等这类给被欺凌者身体和心理造成的轻微痛苦,也属于情节轻微的一般欺凌事件。今年12月1日起规定将正式施行。

  在许多人的眼里,绰号无非是学生相处之间的玩笑话。在采访过程中,许多家长和学生也不以为意。上升到校园欺凌是否小题大做了?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东莞康华医院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钟欣介绍,包括讥笑、谩骂、取绰号、威胁恐吓在内的言语欺凌,都有可能会给孩子造成较大的心理创伤,而且往往速度快又刺中要害。

  初二的孩子正处于青春期,在美国心理学家艾里克森的心理发展理论中,这一阶段要解决自我同一性和角色混乱的冲突。“李成就是这样,1米80的大高个,一方面他认识到自己要变成有责任与担当的男人,另一方面,他的心智和声音还处在儿童期,外在表现却是比较大的反差。”钟欣指出,当同学用绰号戳中他的痛点,内在冲突激化,由此他产生痛苦及自尊的破灭。

  2017年,南京大学社会风险与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和中南大学社会风险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校园欺凌调查报告》显示,语言欺凌是校园欺凌的主要形式。按照校园欺凌的方式进行分类,语言欺凌行为发生率明显高于关系、身体以及网络欺凌行为,占23.3%。

  类似李成这样的事件并不少见,还常常引发学生之间的矛盾。据媒体报道,2017年广州天河区一名一年级男生就因为有同学长期叫自己“老鱼头”而发怒,冲突之下还被对方抓伤脸部,险些伤及眼睛。更早之前,2011年11月河南信阳一名16岁少年因被起不雅外号而杀死同窗,除了当事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也让人不得不思考“侮辱性绰号”背后的隐患。

  “言语伤害有时可能比身体伤害更持久,它更直接指向人格及自尊。”钟欣说,同学对自己长期以侮辱性的绰号相称,会影响对自我形象的认知。对于类似的言语伤害行为,如果不能及时制止,轻则可能影响其学业和人际交往,重则会导致抑郁、生理机能下降、多病,甚至自杀、伤人等。

  “新规的出台给了学生的权益一定的保障,当自身的权益受到侵犯时,学生可以主动提出申诉。”东莞中学老师于涛说,这避免了个别学校一味平息事态,扮演“和稀泥”的角色,

  “很多时候,一些更为恶性的校园欺凌行为就是从起侮辱性绰号开始的。”东华初级中学校务办副主任李鸿志认为,新规出台也反映出教育部门越来越注重对未成年人尤其是心理健康上的保护,同时也为校园欺凌扫除一些死角。李鸿志认为,新规使得校园欺凌防治有规可依,同时更加明确了学校和老师的职责。

1,2,3

余下全文
来源:南方日报 编辑: 刘宇峰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声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东莞阳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阳光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在摘编网上作品时,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商洽处理。
联系邮箱:tougao0769@qq.com

相关阅读:

东莞阳光网版权所有 © 2005-2018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