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以案释法 > 婚姻家庭 > 正文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新婚妻子成了植物人,小伙两次起诉离婚!法院最终判了……

2018年04月19日 11:25 0人参与 0条评论 >

  —— 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

  无论疾病还是健康,

  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

  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我愿意。

  以上,是一段西式婚礼的誓词。

  随着影视剧镜头被我们熟识,成为许多人心中婚姻神圣的一个代表。

  只是,说话何其容易,生活又哪有那么多黑白分明的对错。

  比如,下面这题:

  相恋四年,结婚仅四个月,命运对一对90后新婚小夫妻,小浩小清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妻子小清突变成为植物人,自2014年1月起,时年24岁的小浩带着妻子辗转求医,却不见丝毫起色。

  2017年,小浩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已成植物人的妻子提出离婚,被湖南长沙岳麓区法院驳回。

  近日,在岳麓区法院的组织调解下,小浩与妻子经调解离婚。小浩承诺每月给小清5000元护理费,尽管他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

  小伙算不算背弃婚姻?

  一方是植物人,判决怎么下?

  法院两次处理结果为什么不一样?

  这道题有点难。

  90后的小浩是家中独子,2013年9月,小浩与相爱多年的女友小清登记结婚,还没来得及幻想甜蜜生活,一场变故忽至。

  2014年1月3日晚,小清因无明显诱因突发心脏骤停,意识丧失,被多家医院诊断为“缺氧缺血性脑病”“续发性癫痫”“意识障碍”等。当年,小浩24岁,小清23岁。两人没有生育小孩。

  此后两年间,小浩带着小清辗转于多家医院积极治疗,然而,小清一直未能恢复意识。

  为了照顾昏迷不醒的小清,2014年、2015年,小浩与自己的母亲全天轮流看护,这使得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一家三口靠着打工收入和房租勉强维持开支。

  经与小清家人协商,从2016年开始,小清被转至长沙某医院进行护理,每月4500元的护理费由小浩负担,平时的照料主要由小清的母亲负责。

  2017年4月,小浩向岳麓区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不予准许离婚。2018年2月,小浩再次起诉,请求离婚。

  日前,经法院调解,小浩与小清协议解除婚姻关系。小浩承诺,小清在经小浩与小清母亲共同确认的医疗机构护理期间,每月支付5000元用于小清今后的护理,直至小清自然停止呼吸。

  法官说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

  “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是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准予离婚的法定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

  “一方有生理缺陷,或其它原因不能发生性行为,且难以治愈的”,视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经调解无效,可依法判决准予离婚。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

  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第一次起诉离婚

  法院缘何不判离?

  法院表示,本案中,小浩与小清系自由恋爱并相处四年后才结婚,双方对对方有较为深入的了解。从恋爱到结婚,双方的感情也一直很好。

  小浩与小清结婚后不久,小清即遭遇不幸,这对于双方而言,均是生命中难以承受的打击。综合考量小浩与小清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小清病后尚需关爱和亲人的照顾等因素,法院认为,小浩作为其丈夫,履行扶养及照顾义务义不容辞,故在小浩第一次起诉离婚时未予准许。

  第二次起诉离婚

  调解离婚基于何种考虑?

  法院表示,在小浩第二次起诉离婚时,小清仍处于植物人状态,多家医院均诊断称无治好可能,夫妻之实显然已不存在。

  且自小清发病至今,小浩及家人一直承担着小清巨额的医疗费用,并承诺将继续承担下去。

  小浩作为一名90后、独生子,亦承载着家庭的希望和未来。对于小清与小浩来说,前者最需要的是解决今后的生存问题,后者则是需要一个可以期待的未来。

  此时,法院若再坚持让小浩维系一桩名存实亡的婚姻有违人性伦理。

  网友说

  @平成022:小浩每月工资2000多元每月需支付给小清5000元。

  @林肯高图:这是个悲剧,不要嘲笑任何一方。

  @亲爱的蓝胖子zz:也算仁至义尽了。

  @徐正跃常绿永不雕谢:第一次法院判不离是正确的,第二次判离婚更加正确,是考虑了男女双方的实际状况作出的温暖的人性判决。法律必须体现人道,法律也是有温度的。这个男孩也是付出了多大精力和关爱及金钱,整整四年真的已经是心力交瘁处于崩溃边缘了,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


余下全文
来源:东莞普法 编辑: 刘宇峰
来源:东莞普法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相关阅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